陈洪渊:诚朴雄伟 励学敦行

作者:张守涛;摘自《中国研究生》2007年第3期
陈洪渊,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院士。后兼任国家教育部科技委委员、化学化工学部主任;中国科学院化学学部常委;国家自然科学奖励委员会成员、评委;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咨询委员会委员,学科、学部评委;中国化学会理事,分析化学委员会副主任;全国化学传感器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等。
 
采访陈洪渊院士时,恰逢考博面试刚刚结束。一位从南京师范大学过来面试的同学说:“陈老师在分析化学方面很有权威,发了好几百篇论文了,我是导师推荐过来考的。面试过程中,陈老师很慈祥、很随和,一点也没有大师的架子,我感觉我考他的博考对了。”
推开办公室的门,几日前刚从北京开会回来的陈老师精神矍铄,丝毫看不出来是近七十岁的老人。热情地招呼我坐下后,采访便在亲切的气氛中进行,谦和、儒雅的陈老师也越来越生动、丰富起来。
 
谋事在人 成事在天
陈洪渊小时候特别崇拜爱迪生、瓦特、富兰克林等发明家,立志将来也要做出创造性成果,做出对人类有益的事情。在这种理想的召唤下,1956年他考入了南京大学,因为当时国家对理科人才急需,就报了比较“有用”的化学系。
1960年,尚未毕业的他由于成绩优秀又做过学生干部工作便被提前留校——作为预备教师进入分析化学教研室参加教学活动。从此,便开始了他近半个世纪的南大生涯。“我什么都做过,搞过电子仪器、下过乡、办过工厂、教过工农兵学员,但从事真正意义上的科研应该还是出国留学回来以后”陈老师说。
1981年,陈洪渊获得了德国大众汽车公司设立的“VW-Stiftung奖学金”,到联邦德国Mainz大学做访问学者。谈到这一段历史时,他说“这份奖学金对我个人来说,并不比公派多拿钱,完全按照当时国家标准花费,省下来的都上交给国家了。当时,没有想不按时回国的,都想着回国报效祖国,当时不回国被认为是叛变的行为。”
将近三年的国外学习让陈老师见识到了国际同行业的科研水平,回国以后便开始了“真正”的科研工作。当时的条件特别艰苦,但他有一种危机感,想多做事,把时间抢回来,加班加点地工作。先是做一些跟踪工作,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研究工作便走向了国外,时至今日,更是取得了许多影响重大的科研成果,成为分析化学方面的权威人士。
但陈老师谦虚地讲:“我这一生当中也没有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事,成就有限。一辈子都抱着‘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态度,这并不是宿命论,而是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做,尽力完美地做好事情,至于结果如何,只能让人家客观地评价。并不谋求个人的所得,以平常心看待挫折与失败,要大胆地做事情,要常检讨自己的不足,对学问的追求要永远知道自己的不足。”
 
科研贵在创新
陈洪渊教授长期致力于仪器分析特别是电分析化学与电化学的研究和教学,在我国电分析化学基础与应用的多个前沿领域做出了重要贡献。在微电极理论和应用方面,引进新概念,发现新效应,解决了一系列复杂体系稳态电流表达式的求解问题;导出了阵列微带电极的电流表达式以及测定方法;创建了十多种在微盘、微柱、微带及阵列微带电极上灵敏测定生物分子的新型生物传感器。在生物电化学基础与应用以及生物催化、超分子组装研究方面,提出了不同类型膜(包括有机聚合膜、无机配合物膜和自组装单层膜等)构建的方法,揭示了生物分子的界面性质,建立了核酸、蛋白质(酶)、辅酶和生物活性小分子的高灵敏、高选择的电分析方法。在新型纳米仿生界面的构建与生物传感方面,率先将纳米粒子作为电子导线引入电极表面,促进酶和蛋白质的界面反应,其桥联作用使固定化生物分子的活性得以持久保持;创立了多种构建纳米仿生界面的方法,研制出一批响应快、灵敏度高、寿命长的生物传感器;开创了在场效应管绝缘栅界面的纳米组装,成功研制了国际上第一支纳米粒子修饰的场效应管生物传感器;发现了纳米粒子的电子导线作用、放大效应和新的反应特性。在流动体系联用检测新方法方面,建立了酶、核苷酸、嘌呤碱基、氨基酸、寡糖、神经递质、有机酸等重要生化物质灵敏的毛细管电泳电化学检测新体系。发明了芯片电泳安培检测新方法,既可检测电活性物质,又可检测非电活性物质,拓宽了电化学方法在芯片实验室中的应用范围。
对于自己所从事的涉及生命分析化学的功能界面的构建电分析化学的基础研究及其相关交叉学科的研究,陈教授认为这在国民经济中许多行业和领域中都有很强的实用性。比如该项研究所要研究的一个问题就是模仿自然界中一些特殊功能界面的机理,这对于仿生学的发展和研究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对于研制高度灵敏的生物电化学传感器帮助巨大。
老师所在的实验室是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他把自己在科学研究中取得的成就归功于学校的支持和研究组集体的努力。20多年来,他与几位同事以及他的一大批学生,共承担和完成了国家级各类科研项目30多项。他及他的项目组成员已经在国内外重要刊物发表论文数百篇,获得数十项科学技术奖励,2001年陈洪渊教授当选为中科院院士。
在谈到科研心得体会时,陈老师说:“科研贵在创新,不能停留在原来的水平上,科研永远有走不完的路,创新,不断创新;做得好一点,更好一点。科研和教学不一样,当然教学也要创新,常讲常新,但有相对的稳定性;科研不一样,时刻都要往前走。现在世界科技水平发展飞快,对分析化学研究的要求越来越高,难度越来越大,所以我们就必须更加努力创新。”
 
学生如同自己的孩子
老师认为:“科研获得成果是一方面,人才的培养更是根本的方面。对于我们大学老师来说,光有一些科研成果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提高其科研水平,树立科学道德,教书育人,使他们成才。”他把科研过程比喻成演戏,导师就像导演,设置一个中心思想,布置一个主题,具体的戏还是要由学生在老师的指导下去演,去创造性地演出水平来。“科研必须与人才培养结合起来。老师要精心指导学生去做创造性的工作,放手让同学们大胆创新,但不能放任。老师指导到何种水平,同学便做出何种成果,但导师不能越俎代庖。研究生是科研财富,要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如军队打仗,指挥员和战士都不可少,要各尽其能,发挥各自的作用。”
在谈到现在的学生时,陈老师认为他们知识面广,有活力,但思想有些不稳定、坐不住冷板凳,偷懒、混文凭的也有。“关爱学生,但要严格要求,不能放任自流。有一些老师为了多出成果,逼学生干活的情况也是有的,但这不是主流。研究生来到学校,应在老师的培养指导下努力做出科研成果,在实践中成长、成才,这也是培养自己的途径。”
那陈老师平常是如何指导学生科研的呢?他说:“指导学生搞科研,出题定目标,让学生查文献,分析国际上现在发展到什么水平,根据国家需要和科技前沿发展水平来选题。通过指导他们完成项目来进行科研,我这里不断承担着“973”、“863”和自然科学基金等各类科研项目,这些项目都要靠研究生来做,创造性地从事科研活动,既培养自己的科学素养,又出成果。”
老师把学生视作自己的孩子,只要学生愿学,自己会尽心尽力、毫无保留地传授。截至目前,他已指导博士后9名,培养博士47名,硕士34名,中高级访问学者20多名,他们中很多都已在国内相关领域的科学研究中崭露头角,毕业的博士生中已有很多成为博导、教授,成为主要学科带头人,留在国外工作的也很出色。
看到记者对茶几上一幅照片感兴趣,他说:“这是我的一个学生去年来校聚会时为我拍的。1984年教育部要我们办助教进修班,在高校教师中招生,招进来时门槛也高,这批学生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磨难,知道自己的不足,学习非常努力。我们教得也很认真,要在不到2年的时间内,把他们培养到硕士水平。当时,他们希望课上的越多越好,不愿意搞科研。那时,我是他们的班主任,坚持要他们搞半年科研接受训练,这对他们有利,把他们带进科学的殿堂,进来后自己就可以临摹、观赏学习。当时,他们认为教师把他们当作劳动力使用而不愿意搞科研,有的同学说课上的越多不越好吗?后来他们终于接受了我的意见。他们“文革”时没搞过科研,怎么写论文都不知道,这么搞以后就知道怎么搞科研了。后来这批学生都干得很不错,有许多人出国留学,现在大部分都已成了教授,好几位成了院系领导,有几位成了校领导,后来其中2位又来读我的博士。他们都特别感激我当时坚持让他们搞科研,去年20周年同学聚会,有的专程从国外赶来。聚会时,其中一位当了教授、院长的校友为我拍下了这张照片。”
就在记者采访时,一名东南大学的教授(陈老师的博士生)过来请老师帮她修改一下科研项目申请材料。她对记者说:“陈老师德高望重,对我们学生特别关心爱护。你看,我到现在有什么事还过来请教老师呢。”
老师因其教书育人的优秀成绩,2004年荣获江苏省优秀研究生导师和全国模范教师称号,2005年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还获得了“五一”劳动奖章。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陈老师正是以他的真诚笃实、德才兼备,赢得了人们的尊敬与爱戴,从他的身上我们切实感受到了“诚朴雄伟、励学敦行”的内涵。
 
(作者:张守涛,南京大学研究生)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权利声明 | 京ICP备05030997号 | 文保网安备110180049 |

主办: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全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数据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东方网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